雷竞技官网手机版-一年因盗版损失56.4亿,网络文学维权为何困难重重?

雷竞技官网手机版-一年因盗版损失56.4亿,网络文学维权为何困难重重?

摘要:花样百出的网文盗版方式。

“我的作品每天定时发布更新,5分钟内,盗版网站就会同步更新正版内容。”网文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很无奈,“刚开始写小说时,忍不住搜索书名的词条,结果一打开搜索引擎,竟看到数以万计的盗版内容。”

4月26日是第二十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根据艾瑞咨询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模型最新核算数据,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总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6.4亿元,同比下降3.3%,总体损失延续下降态势,但降速放缓;其中PC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为17.1亿元,呈现较大幅度缩减,移动端盗版损失规模为39.3亿元,同比上升10.4%,呈现出明显的反弹迹象。

“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提高维权质效,与侵权方赛跑。”阅文集团法务总监朱睿龙公布了一组数据:去年阅文总计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2000万条,较2018年翻一番;每年处理侵权案件近2000起,其中约70%涉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但中小型盗版网站打击困难,加上网络文学跨境维权艰难,令行业版权保护困难重重。”

盗版向移动端侵权转移

“早几年有说法,网文正版读者只占百分之五。”写小说《赘婿》时,网文作家“愤怒的香蕉”曾深受盗版之害,他一更新完,就有人在《赘婿》百度贴吧里放盗版章节,“一个起点中文网,有成百上千的盗版网站在上头吸血”。后来,他忍无可忍,连发了三篇文章批驳这种现象,在贴吧里禁止盗贴行为,得到不少书友支持。“然而也出现了各种奇怪的现象,有人建立了‘赘婿DT(盗贴)’吧、‘赘婿连载’吧继续盗版,最糟糕的时候,还有人找到了不知什么样的途径,将通往‘赘婿’贴吧的链接直接跳转到‘赘婿DT’吧。”

除了网络盗版外,“会说话的肘子”还曾在书店发现过盗版书籍。“更恶劣的行为是,我在发新书《第一序列》前,提前15天向读者预告;结果正文还没发布,盗版网站注册了这一书名,以劣质内容填充其中,伪装成我的书来诱导读者阅读,给作者声誉造成了一定影响。”

数据显示,去年全年网文行业因盗版损失56.4亿元,尽管与2017年的74.4亿元、2018年的58.3亿元相比,总体损失呈逐年走低趋势;但在业内看来,2019年下降幅度已然放缓,需要行业保持高度警惕性。

“尤其是移动端侵权,带有明显的反弹迹象,因为伴随用户阅读行为习惯向移动端迁移,众多侵权盗版方也愈加重视移动端市场。”朱睿龙介绍,从盗版平台的发展趋势来看,2014年至今,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由PC端不断向移动端转移,“中小型盗版网站通过移动端的搜索引擎、浏览器入口、应用市场,以及H5小程序、社交媒体、营销自媒体等多种形式传播,是移动端侵权盗版行为的主要表现形式”。

中小型盗版网站难以清理

去年,经阅文举报,两家盗版网站“笔趣阁”和“菠萝小说网”被关停。其中,公安机关在对“菠萝小说网”侦查过程中,还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同时经营的其他5个侵权网站,总计传播阅文版权作品超过十万部,点击量近8亿次。“就像打地鼠,打掉一个笔趣阁,又出现一个新的。”朱睿龙说,目前已有大批大型盗版网站被关停,但作为长尾的中小型盗版网站一时难以清理,反而借助搜索引擎、盗版阅读软件、小程序等渠道不断发展壮大。

朱睿龙介绍,从案件数量的增长和对行业的影响来看,不正当竞争类案件也越来越值得关注,尤其是愈演愈烈的攀附式虚假宣传行为。此类侵权行为最初发生在游戏领域,主要表现为使用知名作品名称,在搜索引擎平台为与该作品毫无关联的游戏产品链接设置关键词,或在搜索引擎平台上将其游戏产品链接展示在知名网文作品名的搜索结果中,甚至优先于正版小说及其改编作品链接,误导相关受众点击,从而以低成本在短时间内截取大量用户流量。“这种侵权方式已经从游戏领域扩散至影视、动漫和数字阅读等更多IP产生和开发的相关领域,已经成为当前行业发展最快、影响最广的侵权模式。”

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副所长、副教授郑璇玉看来,当下的网文盗版已经形成产业链:专业化盗版网站通过技术手段或者“盗打”方式,获取正规网络文学站点不断更新的正版内容,盗版网站以搜索引擎、浏览器主页为推广途径,引导用户点击,从而获取网络流量,同时在阅读和下载页面内嵌广告,赚取巨额广告收入。最后,搜索引擎、广告联盟与盗版网络文学网站按照一定比例共享灰色收益。

“网络文学如今是很多文化产业增值的来源,盗版无疑会打击创作者的积极性。从创作源头上影响行业的创造力发展,扰乱行业秩序与生态环境。”郑璇玉说。

侵权行为向隐蔽化发展

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是网文侵权盗版行为难以根除的主因。“侵权行为向隐蔽化、地下化发展。”据朱睿龙观察,盗版网站运营者通常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设置于境外,以逃避监管;另一方面,盗版内容借助移动端互联网技术发展,通过搜索引擎、聚合转码阅读软件、小程序等渠道快速传播,形成盗版产业链条,使得追责困难。

同时,随着网文出海的发展,也有大批境外文学翻译类网站,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大量翻译国内网文,以谋取网站流量、广告收入和经济收益。以阅文旗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排名前100部热门翻译作品为例,在海外用户流量排名前10位的盗版文学网站中,对这些作品的侵权盗版率高达83.3%。“保守估计,某知名欧美地区网站依靠上述侵权模式,每年可获利数千万美金。”朱睿龙说。

据了解,目前原创内容平台主要通过发函投诉、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多种方式打击侵权盗版行为,但效果有限。朱睿龙介绍,企业方通过监测投诉虽然在短期内可以取得一定的限流效果,但侵权方仅需对链接地址进行细微调整即可让侵权内容恢复上线。“而我们需要以极快的频次,不断反复投诉下架侵权链接,才能达到一定的市场净化的效果,从长期看依然是‘治标不治本’。”

以游戏领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为例,在业内看来,维权难的原因在于,此类侵权行为所承担的法律风险相较其收益而言过于轻微。由于在侵权损害或获益方面的举证较为困难,通常单案判赔金额仅在5到10万元不等。“去年阅文处理的同类案件数量近500起,对平台来说,大量的维权投入却并未起到遏制侵权行为蔓延、为业务发展清除障碍的预期效果。”朱睿龙认为,当前行业版权保护工作面临许多新的困境,亟待政府主管部门关注和指导,“也期待相关规章制度的进一步落实以及司法判赔力度的加强。”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